来自 理财 2019-10-01 19:50 的文章

银行理财不仅是资产管理

  2019年9月26日,海滨城市青岛天朗气清,光大理财有限责任公司正式开业。张旭阳在台上激情演讲,畅想未来愿景。

  两个多月前,7月12日,百度金融业务品牌“度小满”副总裁张旭阳选择回到他从前曾供职的光大银行。业内对他的回归有些惊喜,但似乎并不意外。

  从2003年在光大银行参与第一款理财产品,在此后的十余年时间里,作为中国理财市场的“关键先生”,张旭阳亲历了国内首支理财产品的设立,也见证了这个市场的沉浮。

  时光回到2003年6月,光大银行资金部办公室,代客业务科室的几个年轻人逐渐酝酿出一个新的想法:可不可以挂钩外汇,开发一款外汇理财产品。这个想法得到了时任光大银行行长等领导的认同。

  这支外汇结构化存款产品在2004年春节前后推出,取名“阳光理财A计划”;2004年9月,紧接推出了中国第一支人民币理财产品——阳光理财B计划。

  在此基础上,团队继续创新。张旭阳主要参与推进阳光理财A+计划的发行。这个产品的思路源于他在LSE(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一次期末考试题目。A+计划第一个产品是人民币本金,收益挂钩一年期欧元兑美元的汇率,以产品成立日欧元兑美元的汇率为产品的基准价格,一年以后欧元兑美元的汇率涨多少,就给客户多少收益。“随着原银监会推出商业银行衍生品交易管理办法,并放开商业银行从事商品和股票衍生品,我们陆续推出挂钩股票、商品以及混合挂钩的产品,并且起了很多好听的名字,如同升系列的龙象共舞(挂钩大中华与印度股票指数)。”此后,光大银行的理财产品逐渐兴盛。

  为什么首支理财产品诞生在光大银行?张旭阳回忆称,当时光大的管理团队很年轻而且懂市场,愿意创新。2004年在他的回忆里,正是中国金融创新不断涌现的年份。“我正好从 LSE回来,2003年底加入资金部代客业务。我们这些人,基本没有‘框’过,都想做一些事,那时候比较年轻,这种情况下,我们开始了理财创新。也顺理成章的从外汇理财入手。”

  此外,1999年,光大银行整体收购原中国投资银行。但同时,始料未及的尴尬局面出现了——资本金不足。“中国投资银行的不良率很高——60%以上,我们没有资本金,所以没法做正常的业务,开不了网点,所以更加迫切需要新的业务增长点去带动业务增长。”张旭阳称。

  2004这一年,对银行业也是尤其特殊的一年。当时,监管在酝酿商业银行做综合化经营,从分业到混业。

  国务院也在酝酿允许商业银行设立基金公司。当时光大不在设立基金公司的试点银行范围内,这反而激发了光大银行研发理财产品,创新突围。“当时我们就在想,银行是不是可以不用基金公司的壳,直接做货币市场基金,并向人民银行汇报了我们的想法。”张旭阳回忆道。

  光大发行“阳光理财 B计划”,不仅受到了投资者的追捧,并受到同业的效仿。当年11月开始,民生银行、中信银行陆续发行理财产品,到 2005年初工、农、中、建四大行理财均初具规模。银行理财大幕拉开,正式走进千家万户。

  光大银行理财业务团队从一个部门的处室,逐渐成为银行的一级事业部。负责光大银行理财产品的开发设计和管理十余年间,张旭阳历任资金部代客交易处处长、投行业务部总经理助理、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零售业务部总经理、资产管理部总经理。

  光大银行理财业务规模和收入突飞猛进。2015年,光大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增量中一半以上来源于理财业务收入。除在本行中间业务收入中占比高,光大银行资管业务也相对自成体系。

  一位银行业理财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不仅光大银行资管规模可观,“阳光理财”系列产品仅在知名度方面就“秒杀”其他同类产品。

  “银行理财业务由于在一定程度上有刚性兑付的色彩,它并没有真正回到代客理财的本源,这是我们认为银行理财业务下一步发展获得更好生命力的一个最核心的症结。”张旭阳在考虑更远的事情。他曾经在公开场合发表观点,阐述关于银行理财产品净值化、打破刚兑、回归代客理财本源的思路等等。

  张旭阳也曾明确提出,建议银行理财子公司独立运营。2015年上半年,光大申请设立理财子公司,但监管层并未给出明确批复。

  2018年,资管新规和理财新规相继发布,银行理财要进行“非保本”、“净值化”、“破刚兑”的蜕变。这与此前张旭阳的很多观点有诸多相似之处。

  在银行理财高速发展时期,2016年6月,张旭阳突然宣布离开服务了19年的光大,加入百度任副总裁。

  彼时,业内纷纷猜测,这是否跟光大银行申请理财子公司未果有关。“领导们都对我挺好的。在光大银行这么多年,只是想换个环境。”张旭阳如此讲述自己彼时的想法。

  2016年,恰逢金融科技发展轰轰烈烈,BAT等科技巨头的金融业务崭露头角,并向传统银行业大规模招揽人才。接到几家科技型公司抛出的橄榄枝后,他决定再“燃”一次。

  2018年4月28日,百度宣布将旗下金融业务拆分,启用新品牌“度小满”,实现独立运营。张旭阳出任度小满金融副总裁。

  在张旭阳看来,百度的工作经历有着别样的收获。在光大工作19年,让他习惯性地更加关注风险、关注产品;而百度三年的工作阅历对他有两方面的提升——对技术的认知和对管理的感悟。

  比如,对现在飞速发展的科技的认知;比如,他认识到,影响企业成功的变量因素很多,包括战略的认知、组织架构、执行能力、文化价值观以及外部环境、监管变化等。

  此间,张旭阳促成了“度小满”和光大在金融科技等领域的战略合作,前者还将重点与光大理财开展深度合作。

  2019年7月12日,张旭阳在“度小满”发布内部邮件,称即将回归光大银行并筹建理财子公司。他表示,自己荣幸地见证了科技与金融行业发生的“化学反应”,见证了度小满的快速成长。三年来,近距离的观察和实践,让他对金融与科技的融合有了全新的理解。回归光大,是回归资管初心,但金融和科技是拆不开的CP,未来和度小满依然是亲密的战友。

  忙碌间隙,张旭阳在朋友圈转发了李健翻唱的歌曲《父亲的散文诗》,配文说“我们终将老去,唯有故事永驻。”

  回归光大银行,因为“初心”,因为对银行理财有着深刻的感情。他有些感叹,“现在已经四十多岁,甚至已经开始有些花眼,没有年少时那样的激情,但是我们会更坚定地朝着目标努力。”

  他一直认为,银行理财不仅是资产管理,更是财富管理。银行理财子公司会从两个方向扩展自己的能力。一是自上而下,通过大类资产配置把握宏观经济走势以及货币政策的变化;另一个是自下而上,即真正地理解行业、理解企业,从行业的经济转型中寻找合适的赛道以及赛道中的头部企业,长期支持其发展。后者正是银行理财重要的使命和方向,即担负起支持创新与技术发展的责任,真正为实体经济注入新的活力。“全球前50大银行当中,前四大银行都是中资行,但是在全球前50大资产管理机构中,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中资资产管理机构。”张旭阳相信,未来在全球前50大资管机构中就会有很多中资资管机构的身影,与中国金融体系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地位相配。

  9月25日晚,光大理财开业前夜,张旭阳站在青岛海边,沿海的夜景被灯光照得流光溢彩。“光大理财,绚烂开放。”这是他的愿景,也是他的新征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